青槲

#曦瑶#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多年后,只怕众人谈论起金光瑶时会狠狠骂到:
“呸,他不过是个娼妓之子,却妄想做兰陵金家的家主,我早就知道他会是这样的结局,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,也亏他能做出这么多缺德事!这样的下场便是罪有应得!”
只怕末了还要再加上一句
“多亏了蓝宗主大义灭亲,不然只怕他这样的祸害还要存于世中了!”

        蓝曦臣一生都愧疚着,他不知道聂怀桑的那一句惊呼是真是假,可不管真假与否,那一剑他终究亲手刺进了金光瑶的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 看着阿瑶胸前的金星雪浪浸满鲜血,眼中尽是不可置信,表情渐渐扭曲,再也不顾忌丝毫形象,嗓子都要撕裂开来,大声喊着:
“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!”的时候,他心中也是错愕的,也是难过的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当阿瑶想要将他一并拖入棺桲中却最后又将他推了出去,自己坠入万劫不复中时,他的心何尝不痛,何尝不是痛到撕裂的那般苦楚!

         他真真不比当年忘机失去魏婴时轻松些许!
 
          再痛又如何,当年那个身着素衣,对他笑的乖巧可怜的阿瑶早已不在

          几年间,他也寻寻觅觅,问灵几载,却终究寻不到他的一缕残魂,只怕是魂飞魄散,不得超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不信,他去询问世间可有愿献舍之人,魏婴也是那般归来,他的阿瑶何尝不能呢!

           终究,他找不到,也累了,便不再去找,只在寒室中待着,静默着,蓝景仪送进去的饭菜未等他吃,便已凉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不再对别人笑得温雅,他只是痴儿一般坐在书桌前,蘸满笔墨,在宣纸上,静静地描绘着他心中阿瑶的容颜:当年身着素衣的阿瑶,后来站在金麟台上眉间朱砂的阿瑶,大婚时笑的粲然的阿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怕自己忘了阿瑶的模样,画好了,便让景仪收起来,受在箱子里,想看了,便让景仪取出来,自己在手中摩挲着,描绘着当年阿瑶的眉眼,是那么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来,他睡熟时,他梦到,那一年,那一天,阿瑶的鲜血浸透了衣衫,嘴角那抹鲜艳的红不住地淌下,阿瑶笑着,他说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二哥,我心悦你……”

评论(1)

热度(79)